主页 > 领域热点 >疑戴绿帽‧借酒行兇‧醉父伤儿烧屋 >
疑戴绿帽‧借酒行兇‧醉父伤儿烧屋
2020-07-25
疑戴绿帽‧借酒行兇‧醉父伤儿烧屋(雪兰莪‧沙登22日讯)一名中年汉一直觉得自己“戴绿帽",以为自己帮别的男人养了十几年孩子,週日凌晨时分喝醉后情绪失控,闯入幼子房间将他打成重伤,再趁妻子及女儿送幼子到医院疗伤时纵火把家园烧成焦土。这起家庭悲剧是于週日凌晨约3时在斯里肯邦安7/6路一间半板砖住家发生,15岁的伤者黄子根左手被打至骨折,额头至鼻梁及颈部有刀伤。55岁的嫌犯在事发后已被警方逮捕。嫌犯的妻子黄太太(50岁)透露,丈夫最近的情绪一直不稳,经常都会在住家内胡言乱语。虽然医生有让他服用镇静剂,可是未见成效,导致丈夫每晚都必须喝酒后才能入眠。医生称没患忧郁症她指出,虽然医生并没有说丈夫患有忧郁症,可是他们从丈夫平常的举动观察,他们都认为丈夫患有忧郁症。女儿黄小姐(17岁)则说,事发前的晚上10时,她返家时发现全家人都已经就寝,但她不清楚父亲是否已经入睡。睡梦中,她突然听到15岁弟弟黄子根的叫喊声,开门察看惊见弟弟已经遭父亲以类似木棍的武器殴伤。她在事后被弟弟告知,弟弟是在睡梦中被突然被沖进房间的父亲以木棍殴打头部,惊醒后从房间直奔到厨房并不停高喊,父亲仍不停追着弟弟继续殴打他。一家人赶紧拉着弟弟逃出去,再赶紧连同母亲及两名姐姐护送弟弟到沙登医院接受治疗。黄小姐披露,他们在医院接到邻居的来电指他们的父亲已经纵火烧屋,目前大家还不清楚父亲是如何烧毁屋子。她说,弟弟在接受治疗后,伤势已无大碍,弟弟的额头至鼻梁及颈部的刀伤已经缝针,由于左手骨折,目前还必须留院观察。听信流言直认4儿非亲生黄太太强调,她嫁给丈夫后一直都循规蹈矩,从来没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可是丈夫每次听到流言蜚语后,都会把怨恨发泄在她身上,她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但是,在以讹传讹下,丈夫竟开始认为4个孩子并非他所亲生。她透露,丈夫与父亲的关係尚好,却与母亲的关係恶劣,而且丈夫与其他兄弟姐妹也很少来往,关係不好,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和家婆住在一起。近年来,她劝谕丈夫放开胸怀接纳家婆,同时也将家婆接返家同住。“我跟丈夫结婚后,家婆经常批评我的不好,甚至说我的4个孩子都是跟别人所生下的野种。丈夫的兄弟姐妹也经常说三道四,认为我不守妇道。"她指出,丈夫虽然一直认为孩子并非他所亲生,但不曾殴打孩子,只是会出口骂他们。后来,她相信丈夫不堪众说纷纭下,在她家婆病危时突然赌气的说他打算把屋子卖掉,然后以卖屋钱带着孩子们去进行脱氧核糖核酸检验,以向大家证明孩子是他的。曾恫言放火烧屋她说,当时她获悉丈夫打算卖屋子,不停反对,并指一旦将住家卖掉,大家就必须留宿街头,才让丈夫打消了卖屋子的念头。“其实丈夫在很多年前就曾说过自己想把屋子烧掉,让大家一无所有,任何人也分不到住家所卖掉的钱。他还说既然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不如卖了屋子把钱拿去吃大餐,总好过把钱留给这些孩子,反正孩子长大了会自己去找屋子。"脾气暴躁儿女少与父交谈黄太太透露,丈夫与女儿于事发前的晚上在客厅看电视时,突然失去理智指如果他要留下一个孩子,不希望所有孩子都跟别人的姓氏。当她跟孩子们听到丈夫又胡言乱语,感到很无奈,却没想到丈夫会在凌晨时分出手打伤儿子。女儿黄小姐指出,由于父亲的脾气暴躁,她和弟弟也很少跟父亲交谈,甚至在父亲指他们并非他的亲生孩子,他们也不想多说甚幺,以免惹起父亲的怒火。她说,家里只有她的大姐在听到父亲指他们并非亲生孩子后,敢出言驳斥父亲。她透露,警方向家人表明,父亲被逮捕后,将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检查。邻居:嫌犯祭天地屋即起火邻居喜哥(50岁)透露,嫌犯于纵火前的凌晨约4时突然拿着一袋金饰给他,要他收下,并指自己已经无法信任自己的家人,甚至是妻子及孩子。他指出,两人攀谈了数句,才各自进屋休息。后来他从窗口往外看,发现嫌犯站在门前拜祭天地,没多久就惊见嫌犯的住家已经着火。他赶紧叫醒家人一起协助救火,住家对面的邻居也协助他们召来消防车。他说,嫌犯在火患后突然喃喃自语,指自己斩了儿子,为何警察还不上门来逮捕他。他透露,嫌犯一家六口住在事发单位已有20至30年,虽然嫌犯的家庭经常吵架,可是很快又会相安无事。另一方面,邻居秦先生(60余岁)说,他于凌晨3时许在武吉沙登地区看到黄太太及女儿上门向一名亲人求助,当时黄太太驾车到亲戚的住家门外一直鸣笛及叫喊,而他看到此情况就上前询问他们发生何事。“黄太太只是跟我说他们不懂得去沙登医院,要求我帮忙带路。我把他们带到沙登医院的急救室外,打开黄太太的轿车车门才看到她的儿子已经受伤,鼻梁有瘀青,肩膀出血而以布块包着。"他指出,他并不了解发生甚幺事,也没想到多打听就离开了医院。当他返家时,发现嫌犯在住家门外徘徊,他也不多加理会就进入屋内休息,醒来时却发现嫌犯的住家已被烧毁。警方否认嫌犯有精神病沙登副警区主任林建辉否认嫌犯患有精神病,并指事发时嫌犯已经喝醉酒。他说,初步调查显示,嫌犯并没有用刀砍伤幼子,而是以硬物致伤孩子。他透露,伤者的伤势并不严重,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24(危险武器致伤)及435条文(纵火)调查此案,并将嫌犯带往法庭申请延扣至週三。沙登消拯局局长祖基菲里指出,他们是于凌晨5时许接获投报,并在1小时内控制火势。他透露,当时他们所接获的投报是住家发生火患,直到消拯人员抵达现场后才知道是因为家庭纠纷所引起的纵火事件。称不信妻儿嫌犯托邻居看管金饰邻居喜哥(50岁)透露,嫌犯于纵火前的凌晨约4时突然拿着一袋金饰给他,要他收下,并指已经无法信任自己的家人,甚至是妻子及孩子。他指出,两人攀谈了数句,各自进屋休息。后来他从窗口往外看,发现嫌犯站在门前拜祭天地,没多久惊见嫌犯的住家着火。他赶紧叫醒家人一起协助救火,住家对面的邻居协助他们召来消防车。他说,嫌犯在火患后突然喃喃自语,指自己斩了儿子,为何警察还不来逮捕他。他透露,嫌犯一家六口住在事发单位已有20至30年,虽然他们常吵架,可是很快相安无事。另一方面,邻居秦先生(60余岁)说,他于凌晨3时许在武吉沙登地区看到黄太太及女儿上门向一名亲人求助,当时黄太太驾车到亲戚的住家门外一直鸣笛及叫喊,他看到此情况就上前询问。“黄太太只跟我说他们不懂得去沙登医院,要求我帮忙带路。我把他们带到沙登医院的急救室外,打开黄太太的轿车车门才看到她的儿子已经受伤,鼻梁有瘀青,肩膀出血以布块包着。"他指出,他并不了解发生甚幺事,也没打听就离开了医院。当他返家时,发现嫌犯在住家门外徘徊,他不理会就入屋休息,醒来时才知道嫌犯的住家已被烧毁。长女:父疑患忧郁症嫌犯的27岁长女黄秀婷(品质管理员)透露,家人早前已从种种迹象怀疑父亲患上轻微忧郁症,所以屡次劝他看医生,但父亲不肯,最近一週家人察觉到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未料却发生了这起事件。她指出,父亲与母亲是在家里当裁缝师,家人发现父亲似乎经常闷闷不乐,有事情想不通,但事发前并没异样,晚上照常和他们一起看电视,过后大家如常回去房间睡觉,直到凌晨出事。打算暂住亲戚家她透露,他们将弟弟送往医院约一小时后,接到邻居来电指家里发生火灾,而父亲被警方怀疑是纵火者而落网。“医生说弟弟的伤势严重,除了缝针外必须动手术。我们在医院处理弟弟的入院手续后就赶回家。妈妈则接到医院通知,弟弟的头部手术必须家属签名,而她逗留一会儿后就回医院。"她说,目前家里的损失仍无法估计,她们打算到亲戚家暂住,弟妹将于今年参加政府考试,也会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这间房子是叔叔送地给我们,父亲一手兴建为板屋,再改建为半砖板,没想到最终是父亲一手毁掉整个家园。"走数百公尺才找到消防栓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週日下午前往慰问灾黎过后向媒体说,当地志愿消防队投诉,事发时走了数百公尺才找到消防栓,阻碍救灾行动,所幸当时没刮起大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透露,之前她向消拯局要求增设消防栓,让居民可第一时间救援,但消拯局不曾给予正面回应,因此,她促请房地部拨款给消拯局以设置消防栓。史里肯邦安州议员兼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则提及,他接获消息后,清晨5时30分赶抵现场,当时大火已把整间屋子烧毁。“由于火势相当猛烈,左边及后面屋子的邻居也不幸受到影响,另有一辆轿车的车尾被烧。"他伤心地说,这是继沙登区发生侄儿杀死叔婶案后,另一宗家庭悲剧。对此,他认为,家庭问题应该共同解决,不该使用暴力。欧阳捍华拨出1000令吉援助金给黄秀婷,另两间受到火灾波及的居民分别获得拨款500令吉。‧2012.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