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科影音 >疑打错针掉髮秃头‧双病女子心寒医生拒赔偿 >
疑打错针掉髮秃头‧双病女子心寒医生拒赔偿
2020-07-25
疑打错针掉髮秃头‧双病女子心寒医生拒赔偿(雪兰莪‧加影19日讯)34岁女子萧丽英申诉,她8年前患上红斑狼疮,两年前又患上肾病,但两项病情向来控制良好。半年前,她身体出现痕痒牛皮癣并遍布全身,她因此于今年11月20日到吉隆坡一家着名的皮肤专科诊疗所求医,惟疑医生疏忽打错针而引发严重后遗症,她被迫进入理大医院治疗17天才出院,可是身体在一番折腾后已大不如前,头髮更是急速掉落以致变成秃头,让她感到伤心难过。她说,虽然她命是捡回来了,可是她在过去一个月来倍受煎熬。不只体重急降7公斤,身体机能也严重受损,白血球和红血素皆创新低,原本茂密的头髮也急速掉落以致成秃头。因“一针"耗5千元医治叫她感到心寒的是,她向专科医生追究时,医生却声称这仅是一起意外,坚持不肯赔偿她因这“一针"而额外付出的5千余令吉医药费。萧丽英週三向行动党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李亚成申诉,并希望通过媒体讨回公道。她也準备向警方报案及向大马医药理事会(MMC)投诉。萧丽英说,她是双病患者,可是红斑狼疮病情一直控制良好,而肾病也仅是每週洗肾3次,并没有服食任何药物。“半年前,我的身体开始长出牛皮癣,而且会痕痒。"她说,她之前有看过一位皮肤科医生,那医生又给她搽药,但却基于她是双病患者,而不敢对她进行施针等治疗。“可是药膏并没有发挥效用,牛皮癣严重扩散至遍布身体皮肤。"她说,11月20日,她因为痕痒难顶,就依据介绍到吉隆坡向这家皮肤专科诊疗所求医。她提到,当时诊疗所病人很多,等了数小时才轮到她。“医生只花了短短5分钟的时间就完成看诊,整个过程显得很草率。"“医生一看我的病情就断定那是牛皮癣,并且说要给我打针。我当时很清楚的记得有告诉医生我是双病患者,我也看到医生有写明在诊断书上。"她说,医生之后就叫她躺在病床上,并由护士在她屁股上注射了一针,过后拿了一些药膏、一瓶沐浴乳就让她回家,医疗费用205令吉。住隔离病房治疗17天萧丽英说,她打了一针回家后显得疲倦,当晚很早就入睡。“翌日,我还是很疲倦,整个人懒洋洋不想动。第三天,我开始感到全身不对劲,满身红痒,而且开始发冷发热。"她说,由于试过洗肾后会因受到感染而偶尔出现类似的症状,所以她开始时并不以为意,且如往常般吃了退烧药就上床休息。她说,从22日至24日,她的情况一直没有好转,身体发冷发热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口腔开始糜烂,难以吞嚥。25日凌晨还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我在凌晨5时许到双溪龙一家私人医院求医,但医院不敢收容我,过后帮我急召救护车,在上午8时把我送入理大医院抢救。"她说,她的双病都是在理大医院治疗,因此她一被送入理大医院,其主治医生和皮肤专科医生马上给她进行抢救。她说,她之后在理大医院隔离病房接受17天的治疗,直至12月11日才获准出院。口腔烂难吞嚥掉髮不敢出门萧丽英披露,理大医生曾向她拿了诊疗所专科医生的电话以致电查询详情,并透露说因那针的药性太强,导致她身体抵受不住而引发后遗症。她说,她在进入理大初时,白血球指数经跌至0.4,但她之前的验血报告显示她的指数是4.2,是正常水平。“我的红血素的指数也从12跌至8.3。"“医生就用药物帮我`逼出’那针的药物,整个治疗过程把我折腾得不成人样。"她指出,她虽然已出院,但整个人已完全走样。“我之前虽是双病患者,但外表还不至于病恹恹的,现在则是体弱无力满脸病容。"萧丽英说,她之前只是身体皮肤有疮疤,现在却是整张脸和颈项都是斑斑的痕迹,还有口腔的糜烂情况也仍未完全复元,造成她迄今也只能慢慢吞嚥。“我的掉髮情况最严重,好像是个患癌病人,让我根本不敢走出家门,精神备受打击。"“我的健康也严重受损,我现在很容易疲累,也完全无法到巴剎协助丈夫工作。"她说,如果没有那一针,她就不用受这种苦。她指出,他们曾要求理大医生证明她被那一针害惨的报告,但医生称她很难与帮她打针的医生对抗,所以不肯给她发出这样的医疗报告。未告知医生对抗生素敏感萧丽英坦言,她对一些抗生素敏感,而她并没有告诉专科医生。可是她认为,既然她已清楚向医生表明她是双病患者,医生做为专业人士,在施药时应该要更谨慎和专业。“我当时告诉医生说我有这两种病,医生也没有加以追问。"“我们身为病人,只能相信医生的专业。"不满医生称是一起意外萧丽英披露,她在出院后,于12月15日到诊疗所向医生追究责任。“可是医生坚持他没有打错针,并说那仅是一起意外,他每天替那幺多病人打针都没有出现问题。"“医生说,他可以说`对不起’,但却不会给予任何赔偿,因为他没有任何错。"“我气愤的回应医生说,那是不是意味着我是`运气不好’才会被打错针,但医生没有回应。"她说,在医生不愿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她只能通过媒体讨回公道。她指出,她并没有向医生追讨巨额赔偿,而只是要求医生对那一针负责。“那一针导致我被迫花费了5000余令吉才恢复健康,医生不是该负责吗?"她重申,她并没有追讨精神上和健康上的损失,只是提出很合理的要求。‧2012.12.19